亲,您好,欢迎来到无性婚姻网!  |  登录  QQ登录  新浪微博登录  开心网登录   |  注册

James6819

41岁 已婚 北京 朝阳 176厘米 硕士 20000元以上

40年家国天下, 20载爱恨情仇。 十几年职场打拼, 唯结善缘, 五六载高管生涯, 但求无愧。 两三年专业修行, 不甘人后, 向前走,莫停留, 同仁皆关照,友朋...

打招呼>> 送礼物>> 发信件>> 看资料>>

发布时间:09-17 15:15

分类:两性私语

招待所里的艳遇

作者:James6819    天气:多云    心情:感叹    阅览次数:

那时经常出差,每次都住招待所。艳遇是少不了。这次又是服务员。不过不是上次那样的***,而是一个小姑娘。
小姑娘叫小危。这是一个很少见的姓,所以第一次我就记住了。她之所以值得记住,还因为她是第一个给我舔鸡吧的女人。
小危当时十六岁。长得很丰满。第一次见她,是在我设计的一个特殊的场景下。
招待所的公共浴室在上楼梯的那个地方,浴室门正对着楼梯。那天,我洗完澡,水冲着身体,忍不住自己撸了几下,鸡吧硬得厉害。穿三角裤的时候发现鸡吧硬起来后太长了,龟头都要露在外面了,只好拼命往上扯,这样下面也就有点露了。心里想这时也应该没有人,所以打开门就走。谁知门一开,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少妇正从楼梯自下往上走,所以她一抬头,与她的眼睛持平正好看见我那雄壮的鸡吧,虽然包在三角裤里,但比直接露在外面更霸道,像是挣扎着要冲出来的样子。当时我也吓了一跳,她马上抬头看了我一眼,接着又忍不住用眼睛看了我那里一下。这时我正好走到拐弯的地方,转身向左拐进走道,然后走进了我的房间。
这真是一次刺激的邂逅。少妇先盯着我那里看,抬头看我一眼,临终了还忍不住看了一眼我的大鸡吧那里的眼神,让我陶醉。回到房间,我老是回味着这一幕,心里挺激动的。觉得比什么都有意思。于是我又走回到浴室,隔着门缝看着,等着有人走上来,我就假装刚洗完澡开门走出去,挺着根大鸡吧迎面走过去,然后趁着她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拐弯走了。
第二天,我早上洗一个澡,中午洗一个澡,晚上洗两到三个澡,每个澡开两三次门,遇到各种不同的女人,她们反应各有不同,但几乎都是一个程序,先是被那紧紧束缚住的大鸡吧吸引住(她们不能不被吸引住,因为我一开门,她们正从楼梯上从下往上走,她们的眼睛正好持平看着我的大鸡吧那里)。然后她们会吃惊地抬头看一下我,然后在我转身拐弯之前再盯着我那里看一眼。在短短三秒钟之内完成吃惊-好奇-淫邪的三步曲,真是令人百般回味,滋味无穷。其中最有意思的是两个人,一个是一个胖胖的中年***,她最后一眼特别贪婪,口都是张开的。另一个就是小危,她竟然笑了,是那种很高兴的笑,很善意的笑。
最重要的是,其他人都是走到楼上去的,只有她是拐到我那走道的尽头。也就是说,她与我住的是一层楼。
那天,我进了房间,她走过我这个房间门的时候,还特意地看了我一眼,是那种很善意、平常的看。过了好一会,我看见她也拿着衣服,走进了浴室。我听见浴室的水在响。我光着脚,轻轻走到浴室门边,贴上眼睛,看到一个背影。就是一个大大的屁股,白白的。因为是在楼梯门口,我不敢多待,就看了一眼,赶快回到了房间。
过了一会儿,我听见水声停了。不一会,她走过我的房间。哈,我看见她露着白生生的大腿,走过我的门的时候,她像刚才那样,又朝我的房间里看了一眼。我正躺在床上,叉着腿,吹着风,正惬意着呢。她呢,还是那样,高兴地、善意的,笑着。
那一次出差,在那个招待所住了三天。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第二天我遇到她的时候,我主动地跟她打招呼。她也像老熟人一样,高兴地、善意地笑着跟我打招呼。
我们坐在我房间里聊天。我才知道,她就是这个招待所的服务员,是值夜班的。招待所有三个服务员,另外两个都值白天班,晚上都要回家的。所以所有的晚班都由她值了。白天她是没有事的,所以除了偶尔下去玩玩,她都是在这层楼的房间里睡觉。
她坐在我房间里,说:你房间好凉快呀。
我的房间是有空调的。她的房间比我的小很多,没有空调。
我说:那你在我这里休息呗,吹吹空调,可以睡得舒服点。
她说:不打扰你吧。
我说:没有呀。这不是有两张床吗?
她说:那谢谢你呀。
天呀,这么容易就把这小姑娘勾上了,这也太容易了吧。
接下来的事就很顺畅了。中午的时候,她开始睡午觉。我脱了衣服,露着个三角裤,睡在另一张床上。忍了半个多小时,忍不住了,爬到她的床上,去摸她的大屁股。她还是笑笑,跟我亲嘴。然后……
出乎我意料的,她说她只有十六岁,但她的性经验很是丰富。在床上,看得出有过很多次,否则不会这么平静地接受我的七大招,九大法。
第三天,她仍在我的房间睡觉。但就是这一天,出了点事。
我和她大战一回合,累了,就睡了。睡得朦朦胧胧,只听见有人敲门。我们不知是谁,就没动。一会儿,只见有人爬上门上的翻窗,我看见一张小年青的脸,然后就听见几个人在外面说:在里面在里面。
现在的宾馆的门是全封闭的,我觉得这太对了。那个时候招待所的门上面是有一个翻窗的,大概是为了通风换气。但其实这样的设计是一点也不安全的,尤其是里面住的人的隐私,是巨大的危害。只要有人好奇,爬上去一看,里面就一览无余。
这个时候,小危已经醒了。她似乎一下子明白了。马上穿好衣服,打开门走了出去,到了她自己的房间。
几个年青人一起走了进去,并且把门关上了。
我心里一沉,这是怎么回事。我当时也年青气盛,不能让我的女人吃亏呀。我立即走到门口,正想推门进去,这时我听见小危的一句话,她正在说:他是我的朋友,来看我的。他走了以后,我再陪你们玩。
这帮小年青有好几个,到底有几个,我没有来得及看清,但至少也有三五个,从脚步声可以听得出的。“陪你们玩”是什么意思?当时还真没有想到多P之类上去。但我知道这些人跟小危是有点什么关系的,不至于会对她怎么样。我想了一想,决定暂不介入,先回到房间,等小危来再说。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小危回到我的房间。我没有问她,她也只说了句:他们走了。我的确听到他们从我门前走过。
但是我觉得有些不安。决定结帐要走。小危很难过,哭了。我心一软,说今天你请假,跟我走。
当天下午,我就到另一家招待所开房。这个房间高级多了,和现在宾馆差不多,有地毯,有空调,有浴室,尤其是浴室里有浴缸。小危毕竟是小姑娘,从来没有到过这么高级的房间,立刻就欢呼起来。而且三下五除二就脱了衣服,跳进浴缸,往自己身上撩水,高声叫着让我也进来。小危的****很大,整体上有一点往下垂,所以奶子下面那条线有一个很大的弧线,而上面那条线呢,则有力牵着整个乳房,两条线,交汇在乳头上,形成一种向上翘的姿态,煞是迷人。水龙头哗哗往浴缸里放水,一会儿就漫过小危的大腿,腹下茸茸的阴毛随着水波的荡漾飘了起来。白白的大腿,黑色的阴毛,真让人一下子就忘记了上午的不快。我也三下五除二,脱了衣服,跳进去一起玩了起来。
其实泡在浴缸里是不好肏屄的,而是两个光滑滑的肉体可以纠缠起来好好玩,互相抚摸。泡在水里两个肉体的碰撞,亲密的蹭擦,与两个肉体在床上的碰撞与蹭擦,感觉是不一样的。果然,两个人在浴缸里玩了半个小时,洗得干干净净,上得床来,小危爆发出巨大的性能量,整整一个下午,都是她在上面肏我,直到我连射四次,终于软了下来。
小危还在叫着要要要,但鸡吧不行了。只见她,一个转身,头一低,一口噙住我已经软焉下来的鸡吧,连嗦里嗦,连舔带吮。巨大的快感中,我抬头,正好遇见小危那火辣辣的目光。她的嘴尽力叼着我的鸡吧,眼睛尽力看着我,那种奇特的姿式,让我淫心顿起,萎软的鸡吧一下子就勃起来了。小危满意地笑了,是那种嘿嘿嘿的笑。一直到现在,我再也没有遇到过跟我的女人有这样的笑声,十分满足得意,好像下面有大餐等着她、但她不着急吃的那种跃跃欲试与玩味等待。
在69上,似乎朋友们有一个误会,就是觉得熟女的性欲更强一些。我个人的体会,熟女在开始的时候是放得开,但真正做起来,还是年轻女人厉害。那一次,从下午两点多开始,直到第二天下午两点多,差不多二十四小时内,除了下去吃了两次饭,一直是她在玩。我倒是在中间昏昏睡了几回,她则一直在我身在摸索、舔吮,然后把东西搞得比较硬了,缠着我来插,我插累了,她自己坐上去,一顿乱duang。
因为晚上要值班,小危必须要走了。我想要送送她,她不允。她穿好衣服,打开门,我光着身子站在床上,向她招手告别,她临走,又折回抓住我的鸡吧吃了一嘴,然后走了。
过了差不多半年,我又来这里出差。到那个招待所一打听,小危还在这里上班,不过这几天生病了,在住院。我打听了她住院的地方,好不容易找到她。原来是阑尾炎开刀。还躺在床上不能动。这个医院比较偏,条件也不是很好,人不多,她一个人躺在空空的房间里,她的家也不在本地,所以也没有人照顾她。我觉得她怪可怜的。就陪她坐了很久。临走,我在她的枕头下放了一些钱。这些钱在那时还是不少的,她这次住院的费用有了。她不肯要。我说你需要用钱。我明天就走了,不能来看你。她抓住我的手,用一条腿勾住我,不让我走。我掏出鸡吧,让她吃了一把。她边吃边把自己的短裤脱了,说:再搞一下。我说不行,你刚做完手术。她说没事,我想要你。于是我站在床边,连抽了几下,就射了。
等到我下楼的时候,我才发觉,这一次,我把那精液射到她里面去了。不会怀孕吧。
那以后过了差不多大半年我没有再到过那里。等终于有机会来到那里打听的时候,谁都不知道小危是谁。连招待所的老板都变了。
0
只有登录会员才可以进行评论! 登录 或者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