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您好,欢迎来到无性婚姻网!  |  登录  QQ登录  新浪微博登录  开心网登录   |  注册

杨善唐

26岁 未婚 江西 上饶 170厘米 本科 5000~10000元

你是我的另一半吗?...

打招呼>> 送礼物>> 发信件>> 看资料>>

发布时间:12-29 20:38

分类:婚恋课堂

曾经的回忆

作者:杨善唐    天气:多云    心情:感叹    阅览次数:


  1986年阴历10月28日在河南周口项城贾岭的一个小村庄里,我很荣幸的在一个并不富裕的家庭里诞生了。
  由于我的降临使这个很普通的农村家庭增添了几分喜悦与欢快!我刚满月的时候。在爷爷奶奶的倡导下请来了亲朋好友为我庆贺。在我一百天的时候我年轻的爸妈把我抱进了镇照相所为我拍了张百天像。在一天夜里妈妈抱着我跟在爸爸的身旁步行去邻村看电影,那天的电影名字被爸妈给忘了,不过里面的主人翁有个叫“草上飞”的,是个江湖豪杰,妈妈突然对爸爸说:“以后就给咱孩子起名叫上飞吧?”爸爸在心理一琢磨“闫上飞?”好象不好听。妈妈也保持了沉默。后来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小叔小姑一家人都围坐在一起就为我这个刚刚来到家里的小冤家起名。好多好多,后来还是妈妈想到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并且被全家人都认可了——闫慧,从那天起我不在叫“臭小子”不在叫“娃蛋”不在叫“小毛孩”我叫——闫慧!
  一岁多了,自己都会跑了,一个人在院子里玩泥巴。玩羊屎蛋子,妈妈看到了连忙跑过来:“臭小子,这不是吃的,快去屋里吃你的干草片”说着把我的小手洗了洗。我也很听话的进了屋爬在椅子上玩起了自己的玩具——泥巴小人(邻居大哥哥为我用泥巴做了晒干的)爸爸在外地工作,妈妈一个人又要带我又要种地又要缝缝补补(真是母亲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啊)不过还好,我很乖不哭不闹,妈妈每次把我抱着去赶集都会招来很多陌生的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就象看希奇一样,都想把我接过去抱抱,我还算是给老妈面子、谁爱抱就让谁抱也不挑人也不认生,后来听妈妈说那时候我的脸上经常被人亲被人揪!那年冬天我要喝水,妈妈刚刚烧好了开水盛了一碗放在灶头给我凉着,可是我就是不听话趁妈妈不注意就去用手扒我还没灶高呢,结果只有一碗开水顺着我的袖口往里灌,在我完美的胳膊上留下了一块永远也摸不去的记忆。过年了爸爸从外地回来了,回到家就把我抱起用他的胡茬子在我的脸上胡乱的磨蹭,我好象一年不见爸爸就认生了,后来爸爸从包里拿出了花生牛奶糖拨了一颗塞我嘴里,那才算是了事。过了年我又长了一岁,爸爸和妈妈商量着要把我和妈妈一起接到他工作的地方——湖北沙市!妈妈说:“能行么?外面做什么都要花钱哪有在家里省啊?你还是自己去吧,我和孩子在家也很好,能省一点是一点吧!”可后来妈妈还是在爸爸的强烈要求下和爸爸一起抱着我来到了当时美丽的十大明星城市——沙市。
  幼年的时光转眼既逝转眼间我已经5岁了,爸爸出去干活还没回来妈妈在忙着做饭,我呢。就带着两岁的妹妹和其他本地的小伙伴一起在后院里玩,能玩什么呢?种含羞草,忙着找花盆挖泥巴浇水真是不亦乐乎。可是爸爸一回来就拍拍我的头“小子,在家听妈妈的话么?有没有欺负妹妹?”说着就一把抱起了妹妹往屋里走,只留下一个还在发愣的我,那天我确实是欺负妹妹了,我把妈妈分给我们的糖都独吞了,把自己嘴里化小了的糖给妹妹吃,而我自己就又拨一个大的塞进嘴里。(呵呵!幼年趣事,大家不要见笑啊)我也进了屋老老实实的站在爸爸的身边,那时候我也想让爸爸再抱抱我,我心里就在想“为什么要多一个妹妹呢?有了妹妹爸爸妈妈就不喜欢我了。”可是我那时也不怎么懂,家人也不明白我的心思,又快过年了。爸爸准备带着我们一起回老家过年,说爷爷奶奶想我和妹妹了要看看我们,于是在很早很早天还没亮的时候妈妈就把我叫醒“慧慧,快起来穿衣服。今天咱们回家,等下车就要开了,晚了就把你自己留在这里!”我吓坏了,不过还是不愿意起来,没办法还是听妈妈的话从暖和的被卧里钻出来妈妈为我穿好衣服,说着就冒着瑟瑟寒风在路边等候开往老家的长途汽车。到了老家下了车,离的好远就看到一老太太和一老头在那里往这边跑,妈妈把我放下来说:“快去,你爷爷奶奶来接你了”我还真不知道那是我的爷爷和奶奶,我就听妈妈的也跑了过去,爷爷就一把把我抱起来亲了亲:“娃蛋啊,几年不见了真是想死爷爷了,我的小孙孙总算是回来啦!长这么高了也变白了,看来外面的饭是比家的饭养人呀!”说着就哈哈笑了起来。过年走亲戚穿门是大人的事。我们小孩子只管吃糖拿压岁钱,眨眼间到正月十五了,那几年爸爸在外地也挣了点小钱心里高兴,所以这回在家也买了好多烟花爆竹也想好好的为咱家开开光长长眼,村里的人基本上都来了,把我家本来就不算大的院子塞的满满的。没想到的事发生了。我清楚的记得我当时站在小姑的身旁手里拿着冰糖葫芦正在一边津津有味的吃着,一边看着爸爸在那引燃烟花,过不多久不知怎么了就听到“砰”的一声那个大大的烟花突然飞了起来不偏不歪刚好落到了我的头上,顿时我倒了下去,鲜血顺着我的脸狭往下淌,我小姑那时才十三岁她也被吓傻了,爸爸赶紧跑过来抱起我就往镇卫生院跑(我们村离镇上很近),妈妈也拿来了干净的毛巾给爸爸,让爸爸拿毛巾捂着我还在留血的伤口,一路上我模糊的听到了妈妈对爸爸的抱怨声“谁让你买的烟花,在外面挣了几个钱就知道挥霍,现在好了钱花了把孩子也弄成这样,孩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爸爸一直保持沉默的拼命往卫生院跑,我能感觉到爸爸的泪滴落在我的脸上。来到卫生院我只知道有个阿姨为我洗了头上的血迹,再为我打了一针,其他我什么都不记得了。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家里了。我的整个头只有眼睛鼻孔和耳朵露在外面,其他的都包了个严严实实,邻居的小伙伴知道我醒了都跑过来陪我玩,妈妈还在一边流泪、爷爷奶奶也在我的身边含泪的望着我,只有爸爸。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妈妈说“你爸去买车票,明天我们要回去了”
  又来到了沙市,叔叔阿姨和小伙伴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都向我妈妈问东问西,我妈妈也没心情的答於着。她还没从心疼中回味过来,时光如梭,我七岁了该去上学了,报名的前一天爸爸带着我来到大庆路在文化用品商店为我买了铅笔书包和文具盒还有很赋有文人色彩的‘砚台’。第二天就又带着我去了大庆路小学报名,给我报了个学前三班。爸爸送我去了学校他就要走,我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以为爸爸把我丢了不要我了我就吵着闹着要回家,没办法我就和爸爸一起回去了,到了后来反复几次的吵闹再加上学校里小朋友多,我也没在吵着要回家的念头。在学校里小朋友们知道我是外地的,都愿意跟我玩。原因是我好欺负,把我按在地上他们骑在我的背上让我当马、谁的抽屉脏了让我去给他们清理、教室里扫地倒垃圾都是我的“工作”后来在全班我是“劳动先进者”因为同学的缘故回到家里我也不敢跟爸爸妈妈说,在学校里我也不敢跟老师讲,一直这样到了3年级,由于在学校要受同学的歧视和欺负回到家里又怕爸爸妈妈骂所以我的学习成绩一直是“名列前茅”一次期中考试数学我只考了12分,回到家里爸爸看到我的成绩把我毒打了一顿,我忍着。从那个时候在我幼小的心里只有忍、忍、忍,由于在同学们面前我自卑学习成绩一直是倒数结果我很“荣幸”的被学校开除了,爸爸又找关系拖熟人把我又安排到了北京路第三小学,来到这个学校也是一样,同学们都知道我是转过来的,都嘲笑我“你是差生,别的学校不要了才来的我们学校。”“就你这样还来上学啊?”“你们老家没学上么?还来我们湖北?”“看你穿的整个一乡巴佬,都懒得和你讲话”等等。那时候我能怎么样???只有忍,从而就在那个时候锻炼了我坚强的性格和忍耐力。在我的小学生涯——只有挨打挨骂受欺负。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我也在一天一天的长大,还好我认识了云强和徐亮,那个时候我不知道什么叫“兄弟”也不理解什么是“朋友”总之只有他们两个愿意和我一起玩,其他的伙伴都迁走了,我和徐亮是同学在班里他也没少帮我,云强早就没读书了,遇到星期六和星期天我们三个就到文湖公园里去玩(翻墙进去的)、到小厂里‘偷’铁出来卖了出去‘潇洒’、夏天我们就去公园里抓青蛙,回来学着大人的样子扒了皮用面粉一拌放锅里用油煎,虽然味道不怎么好,可还是吃的很开心、玩的很开心,到了晚上我们一家就会到桥上乘凉,那时候桥上是人山人海一到晚上不用谁来安排和组织附近的居民都会争着抢着先来到桥上占好有利纳凉的地理位置,每到这个时候也是我和妹妹最开心的时候因为——爸爸会为我们买5毛钱一根的哈密瓜雪糕(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想再吃几支)(弟弟也降临到了我们家,也已经快两岁了)就这样妹妹和弟弟把我在父母心中的位置占据了,我也不听话学习成绩也不好,我就成了家里最让人头疼的“重要人物”三天两头被爸爸打、一天三顿给妈妈骂。我还是只有默默地。因为爸妈都是本分的农村人根本不会尔谀我诈勾心斗角,慢慢的爸爸的生意走了下坡路,爸爸也烦学会了打牌打麻将,为这妈妈经常和爸爸闹,爸爸常常打妈妈,我都看在心里可是我不敢说因为我特怕我爸爸,记得有一年冬天,夜里爸爸打牌回来,妈妈还没睡就在等爸爸回来,回来了和他在闹上一闹,看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孩子的学费和生活费从哪里来???爸爸火了就和妈妈打了起来,我被爸妈的打斗声惊醒我看到了爸爸一把把妈妈推倒了一屁股坐在了水盆里,妈妈站起来二话没说就往外面跑,爸爸没有拦她。我心里清楚妈妈是在往我大姨家去(我舅和我姨都在沙市和我爸从事一样的工作)我赶紧从床上跳下来衣服和鞋都没穿就赤着脚追在妈妈的后面一边哭一边喊让妈妈回来让妈妈等等我,天还下着鹅毛大雪寒风呼呼的刮着。就这样。妈妈也没回头看我一眼,我脚下一滑摔倒了趴在雪地里口里喊着妈妈回来。她依然没有回头看我一眼。我的心比身体更凉``````为什么?为什么以前在我刚刚来到这个世上一切都是温馨和美好的家现在会变成这个样子。我还小根本就想不明白。我心里开始有了恨,爸爸让妈妈滚,所以到现在我都很讨厌“滚”这个词汇。
  在学校老师就把我当学生出头鸟,总是把我当受体罚的对象让其他同学认识到不好好学习的严重性与后果。我还是无语。有一次老师在讲台上念读学生的作文,当念到我的“巨作”的时候老师的声音特别大:“闫慧《家有小动物》今天我特别高兴,爸爸从街上给我买回了一只小兔子和一只老鼠,兔子的尾巴有十厘米长、老鼠的胡须有十四根。”念到这里老师也念不下去了,同学们也都笑的前俯后仰。下课了同学来问我:“你见街上有卖老鼠的么?”“你家的兔子尾巴真的有十厘米长?”“老鼠胡须有十四根。你数过了?”一个接一个的问题围绕着我的耳朵旋转。我一直沉默。我不想再上学了所以我学会了逃学,每天早上我还是和其他小朋友一样背着书包走在学校的路上,快到学校的时候我就钻进了附近的游戏厅,有的时候干脆把书包往绿化带的花丛里一仍自己“寂寞的去逛街”到最后我就打算不回家了。去当‘丐帮大侠’,肚子饿了怎么办呢?把书包里没用的本子和草稿纸拿出来再在街上拣点塑料瓶一起卖了(当时只卖了七毛钱),买了一个包子花了五毛还有两毛就去游戏厅买了两个游戏币,正玩的激烈的时候突然发现不对(爸爸)我的心里真是翻江倒海、触魄惊魂。完蛋了。爸爸看到我笑了笑“游戏机好玩吧?游戏币够么?”我没敢说话。‘啪’一耳光落在我的脸上五指神功就留下了印记,“跟我回去”说着爸爸走了出去,我不想跟他回去啊。一定会被他打死‘神啊主啊。救救我吧。’一出门我就跑爸爸骑自行车在我后面追,我哪里跑的过(要是放在现在。哼哼!让他先跑3圈)爸爸骑着车就撞了上来,我‘不甘心’的光荣趴下了,爸爸就用车的前轮在我的背上狠狠的往下砸,“还知道跑了。让你跑。兔崽子人不大名堂不小。”还在骂着,过路的行人看到都过来数落我爸爸“孩子这么小能这么打么?”“快住手,会打坏孩子的”“你就这样教育孩子?是不是你亲生的?”还有位阿姨把我扶了起来掀起我的衣服在我背上看了看“你自己看看,看看孩子的背都肿了,要是以后对孩子的发育有什么影响,你后悔都来不及”“对对对,快把孩子带着去医院检查下吧”(我心里有种冲动,想让在场的哪为好心的叔叔阿姨把我领走,我不想跟爸爸一起回去)爸爸被众人数落了一通抱起我放在车的后坐上,我还以为真的是要去医院结果是回家的路“惨了真的惨了”一到家爸爸就让妈妈和弟弟妹妹出去,门一反锁把我扒了个精光,拿出了他的牛皮皮带在我身上胡乱鞭打、肆无忌惮的猛抽、疯狂的进行他教育孩子的‘丰功伟业’。“妈妈,快救救我”“爷爷,我要被他打死了”“奶奶,你在哪里?”可我就是不向爸爸求饶。妈妈在门外拼命的撞门和哭喊“你快把门开开,你想把他打死么?”“从小他都多灾多难,你什么时候真正的心疼过?”“你到底开不开?快开门算我求你快开门吧。”“我的儿啊。你怎么就是不听话,要不然你爸也不会打你”“你自己把门打开跑出来吧?”这个时候我的身上渗出了血迹,浑身也麻木了(人也胖了一圈),可我没在哭一声没在动一下就站在那里让他发泄。爸爸抽累了停了下来,门也被邻居们砸开了爸爸没说话一个人出去了,妈妈一进来就不知所措,看到我身上的伤她几乎晕过去。大人们要抱起我去医院,可是我坚强的性格告诉我——不去、坚决不去、死也不去,就死死的抱着桌子腿不放,没办法只好把医生喊到家里来,麻木过后我的身上是火辣的疼,医生为我上了药处理好就走了,妈妈在床头握着我的手眼睛含泪没有说话,我又一次的哭了。这次是为母亲的泪而感动。
  毕业了。十一岁半终于小学毕业了。暑假我就和老乡一起回老家玩玩,到了家我自己一个人找不到自己家的门在哪?我只知道爷爷的名字,我就问,打听到了家在哪我就飞快的往家跑,到了院子进了门站在门口看到奶奶在午睡,我轻轻的喊了声“奶奶”奶奶醒了看到我她都高兴的说不出话来,就这么我们祖孙俩都愣了一会儿,我才走过去“哇”的哭了起来,“怎么了?我的孙,你怎么一回来就哭啊?”我就把爸爸打我最狠毒的那次经历讲了一遍,奶奶也心疼抱紧我“你小的时候调皮你爹和我也没这样打过你,现在到好出门了长了见识。”奶奶自语着,又对我说“慧啊,咱不去了,就在家和爷爷奶奶过吧?等他回来我帮你出气!”我点点头。我没有再和那个老乡一起去湖北了,因为湖北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人间地狱。在老家上学,放学了就帮奶奶烧火做饭,星期天就到田里帮爷爷干活,在学校里因为我是大城市回去的,所以老师和同学都对我刮目相看,我被评为‘纪律委员’(嘿嘿。还当官了)由于我的名字是闫慧,写出来象女生的名字,我自己就改了改成了闫会,在班里我很努力得到了老师同学的喜欢,所以我象变了一个人,久而久之我喜欢上了绘画,没事的时候总是拿着笔和纸对照自己喜欢的画临摹,(不过我对绘画确实是有天赋)上初一的时候我在班里担任纪律委员和黑板报组长、到了初二就升职担任了校二年级阶段黑板报秘书长,在我伤痕累累、被歧视被嘲笑、自卑的心理中,这回我找回了一丝的安慰,黑板报两个星期一检查,每次都是由我组织其他班的板报组长去各班检查,最后由我拍板定分,由于我特别,全校同学基本上都认识我,因为学校每一个月一次的学生书画大赛都会有我的作品展出,几乎都是一等奖,更加特别的是我一次可以展出3幅作品,时间久了我得到了学校更多女孩子的青睬,麻烦也就来了,其他男生都嫉妒我,总是有事没事的找借口来寻我麻烦、处处跟我过不去、道道都要刁难我,为这事我也和他们打过几回架,不过令我自豪的是,经常有人从我们班窗口递纸条过来、有的拿白纸来让我帮她们画几张画、有的送我礼物,(我都照收来者不拒)她们也感觉我很好相处觉得我没什么架子,能和她们平起平坐(我那时的知名度就象现在的明星)还让我帮忙在她们的同学录上签名留纪念。到了初三我就很稳拿稳打的担任了校板报部主席,学校的校刊正式的归我策划和编排,学校还经常和其他学校举行绘画大赛,每次我是必不可少的也总是会为学校争光。学校发的奖状我拿回家给爷爷奶奶看,他们乐的半天说不出话来,平生第一次把奖状拿回家。美术老师特别喜欢我,经常让我到他家玩在他家吃饭,他儿子是郑州工艺美术学院的学生,放假了就让我去他家,我想当画家的理想就这样诞生了。我偏科,老师都说我是个偏才,除了美术以外其他学科一塌糊涂,特别是代数与几何,我更是学的烂的很,基本不懂。有一次我试着写了一篇诗歌,拿给语文老师看(她是师范刚刚毕业分配来我们学校的)被老师表扬了一番,从那以后我只学语文和美术,由于老师的倾心栽培我的作品‘散文、诗歌’经常在周口文学报上发表,同时还会有搞费寄到我的手里,虚荣心得到了充分的满足。中学就要毕业了,在临近考试的那段时间由于我选的是专科(只想上美术类的学校),我正在为‘不久的将来’那次专业考试做很充分的准备,逢主课我就去听逢副课我就在学生宿舍里照着买来的美术资料练习绘画(别人的父母都在身边,孩子要学美术要面临考试,家长都是把美术老师请到家里手把手的教,而我只能靠自学)到了该去考试的日子了,我坐上了开往周口师专的汽车(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坐车出门),到了地方一问时间临时改了要到明天上午才正式开始(我郁闷了),怎么办?我去哪睡觉?钱不够怎么办?所以我不敢乱用钱,饿了就去买两个馒头、渴了就去周师喝点自来水,晚上本打算就在路边逗留一宿可是考虑到天气的原因我还是找到了一家旅社,找了间最烂最便宜的房间简单的住下了(5块钱一晚上,公共的),也跟没睡一样因为人多人杂一人在外要随时提高警惕,一大早天还没亮我就起来了简单的吃了个馒头(老家话称馒头为‘馍’)到了周师,转了转就开始了激烈的专业考试。考试完毕坐车回家!
  回到学校有好多同学和老师都来接我,特别是那位我最喜欢的和最喜欢我的美术老师,跑的比谁都快,上来就问“吃好没睡好没,发挥的怎么样?”我满怀信心的回答“一切OK”老师慈爱的瞪了我一眼抱着我的肩膀进了学校。考完了也该准备考文化课了,我不担心。胡乱的答题就好,对于我注重的是专业考试的分数。中学要毕业了妈妈要回来接我再去湖北,当见到久别3年的妈妈时我又留泪了“傻孩子,多大了还哭,别哭了来看看你的新衣服喜欢不?”我一听说有新衣服穿特开心马上就换上了,然后在他们面前故意转了转,老妈说“怎么象个丫头?穿了新衣服还要显摆显摆!”(爷爷奶奶都是农民,生活算是过的去但还是很苦,新衣服这3个字眼我已经好久没感受到了,系裤子的皮带都是奶奶用麻绳帮我编的,后来还是我自己得了稿费花十快钱买了条塑料皮带)。一听妈妈说要走,我心里就有点依依不舍了,因为我遇到了心仪的女孩(哈哈。我也发现自己早熟)。那是一次和同学一起去临村的土坡画风景的时候认识的,那个女孩和我同学认识,(那女孩正在听录音机,放的歌是田震的《挚着》)就一起陪我转,一路上还把我的画夹打开看我所画的画,那是第一次的接触,到后来就经常让我到她家玩还留我在她家吃饭(去玩可以但吃饭被我拒绝了)。我幼稚的心就这样陷入了“爱河”。在我和妈妈临走的前几天刚好遇到我们镇上的四月初八庙会,姥姥说“等过了庙会再走吧?”妈妈也就答应了,我二姨说“刚好庙会的时候把那女孩子喊来让我们看看!”我也答应了,在庙会上人特别多我怕家里人看不到她,就故意让她站在十字路边横放在那的石磙上(石磙,农村用来辇粮食用的),我三姨个子比较低还是看不到她干脆就跳起来看,被那女孩发现了扭头就走脸红红的,我也拦不住,她回家了我也回家了,可是我不干了,就在家里哭闹“你们也真是,看不到可以走近点,非要跳着看啊?人家还以为咱家人有毛病呢。”“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不就看看么,没什么大不了的。”“没人不让你们看,可以用对的方式,街上这么多人,你一蹦一跳的看一个姑娘家,人家心里会怎么想啊?”家里人让我吃“不吃”让我坐“不坐”就一直站在屋外,结果我受凉了病了(不知道是不是相思病。嘿嘿!)到了晚上我发高烧刚打了针吃了药再睡觉,我二姨就跑过来说“会,快起来,西头的你那个妈来看你了”迷迷糊糊的我醒来了,一看是那女孩的妈妈来了,我连忙就从床上坐起来,她妈妈说“快睡好,好点了么?”“好多了,您怎么来了?”“媛媛在家跟我闹,非要让我来看看你,怕你生气。刚好晚上来街上听听戏”(庙会,要唱大戏的,河南豫剧)“她在家抱怨我,说我怎么怎么怪你了、怎么怎么对你招待不周了,在家把给你准备的相片和在路上喝茶的钱全撕了”“没有啊,您对我很好啊,也没怪过我啊,明天我去看看她吧?”“你不是明天要走了么?”说着我就从包里把准备好的音乐盒拿出来给她妈妈“啊婶,明天我要是不走就去看看她,要是走了您就帮我把这个给她!”她妈妈接过盒子又寒暄了几句,就跟我妈她们聊聊天一起去看戏了,我又躺下把被子盖好。第二天一早妈妈就带我到街上去等车,可我还是觉得恶心、想吐,病还没好,没办法就又回了姥姥家(我姥姥家是街上的)又打了两瓶点滴,这边刚刚菝了针头那边我就骑车跑了,去了她家。见到她我问“还生气么?”“。”她不吭声,“别气了,我这不是来了么,相片还有么?”“没有了,其他的都不好看,不给你,等以后再照了好看点的给你寄过去!”“没关系,以后我们还可以电话联系啊,又不是说这一走就不回来了!”“你病好点了么?那你什么时候回来看我啊?”“你还知道关心我啊?好多了,过年我就回来看你”“恩。去了之后你会不会把我忘了,外面的世界那么繁华,到时候你都把我这个乡下人忘了而我还在等你。”“不会的,我会回来的,会记得你的”“。那你路上小心点”“恩。我知道了”(那个时候还不知道拥抱和KISS)说完我就走了。
  十五岁和妈妈一起又来到了久别的沙市——这个让我曾经心痛的地方。来到这里找到了我曾经最要好的哥们——云强、徐亮。云强在帮他姐夫学刮大白(瓷粉)徐亮还在上学,我呢。就在家等我的录取通知单,后来了解到这几年爸爸的生意还是一直的不景气,读美术专业是非常需要钱的,那天晚上我流着泪对妹妹说“咱家现在条件不好,我上这学太花钱可能上不了了,你要好好读,知道么?”妹妹说“知道了,我会好好上的”我已经和自己梦寐以求美术学校擦肩而过了——我缀学了。我就去荆州找了个师傅学做广告招牌,学徒。非常艰苦。那天介绍人带着我来到了位于东门钢材大市场对面,那里是我师傅的店面,离的老远就看到一个胖子和一个女子做在电脑前玩纸牌,进了店面才知道这个胖子就是我即将要拜的师傅而那个女子就是我未来的师娘!了解情况后我师傅说了一句话没让我当场晕倒“小闫你胖我也胖,我们大胖小胖一起工作,我认为是最完美的组合”我都在怀疑我这个师傅是不是脑子进了水。和徒弟竟然这样说话。不过其他人也都笑了笑,就这样拜师算是成功了,可是离我家的距离不算近呀。每天一大早天没亮我就起床骑车到师傅的店面去,钥匙在我这里我要先去开门扫地做清洁然后等师傅来了才去吃早饭,索性还好在我之前我那写师兄们都出师了,哈哈。现在我算是最大了,师傅的人长的不怎么样不过生意却是特别的好,刚开始我什么都不懂也不知道,师傅做的时候我就傻呼呼的站在旁边看,有一次要在铁架子上用三秒(三秒是速粘胶,就象502)把灯箱布粘上去,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算是把布平平整整的给粘上去了,不过我的脸上手指头上全是三秒,害我抠了半天才抠下来。我们那时候学手艺哪有现在的科技发达啊。什么东西都是机器化,我们那时候可没这套,连招牌上面的字都是自己用手拿刀片在上面雕出来的,记得第一次在布上雕字把布划了一条长长我口子,师娘怪师傅“他才刚刚来,什么都不会你就让他雕字,现在好了还要补,人家万一退回来材料就浪费了。”我师傅也不含糊“不学怎么能会,不体验一下怎么能掌握下刀的力度?”
  我好感动。师傅为我说话呢。师傅就把那道划口补好,从那以后我就发奋的学习,坚决不再让师傅为了我而跟师娘红脸,也坚决不在让师娘说我,没事的时候我就钉个小架子把废布蒙上去自己就练习刀雕字,果然工夫不负有心人不出3天我的功力已经炉火纯青了,得到了师傅和师娘的赞赏和表扬,(我就是这样,要么就不做要做就做最好,被人看不起惯了,再也不想被人看不起了)后来师傅又收了个徒弟我也很自豪的当了回大师兄(说实话我心里在想要是学武功做大师兄那才叫酷呢)不过我不会命令他做这做那我也更加不会偷懒,相反我却更努力我要把师弟带好(师弟比我年龄还要大)。早出晚归起早贪黑我已经习以为常了,有一次要往架子上粘布,那架子不能移动是固定的没办法只好就这样粘了,在粘上面的时候一滴三秒滴进了我的眼睛。好酸好痛,我不敢眨眼因为我怕把眼睛粘住那就麻烦了,可是三秒就牢牢的粘在了眼球上,我心里充满了恐惧,赶紧到最进的门诊里找医生,医生问我“这三秒是酸性的还是碱性的”“酸性的”医生就用药水为我洗了半天,同志们。你们想象一下用棉球涂药水在眼球上摩擦是什么感觉???我还是忍了。短短一年的拜师期间很快就过去了。我也帮师傅带出来了3个好徒弟,我顺利的出师了。出师后我不愿意在做这个所以还是干我的老本行(防水,我爸爸和我家亲戚都做这个)
  读友们。感谢你们能把我的《自传》读到现在。耐心等等吧!真正激情疯狂和社会的体验在后面即将到来!
  2001年我学徒出师后跟着爸爸做了一段时间防水,因为年龄不够力气太小要真做起来还是吃不消的,所以就选择了进厂,一棉纺织有限公司(津汇公司,位于长江宝塔河处的蓝星商贸成对面,不过现在厂已经拆了)也是找熟人进厂了,被分配到前纺车间工种是拖棉花条子,就是机器做出来留着纺线用初步线棉,4班倒:早班、中班、夜班、休息;都是用大桶装的,空桶都很重别说再加上棉花了,桶的轮子要是坏了根本就拖不动,不过轮子基本上都是有问题的拖不好棉花就倒了出来,白班的时候我就规规矩矩的4桶一拖(一手掐俩)到了中班或者是夜班我就用我的“秘密武器”麻绳,一回可以套20多桶,那时候我也不管它倒不倒反正倒了再扶起来掉出来再拣进去,那感觉比半天爽了好几倍。我这个人就是怕热不管是冬天还是夏天反正一年四季我都象是在过夏天一样每天都汗流浃背。后来打卷子的工种缺人,我第一个报名要去那个岗位,由于我工作卖力我被调到那个位置了,我还以为很轻松谁知道更苦更累,一个棉花卷子30-40斤要抛到一人高的高度,后来掌握了技巧就轻松多了。嘿嘿。在这里要讲到我的桃花运了,在我刚进厂还不到半年的时候,一次与同事去男单玩(男生单身宿舍,简称男单)他住在四楼,刚好走到三楼的时候就听到一个宿舍里有女孩子的声音也没刻意的去看
  ,我就上去了可我的同事他急了连忙跑进去看,又匆匆忙忙的跑上来让我下去看说是美女可漂亮了,我就随他一起下了一层走到那个寝室门口就站在那里不动,首先印入我眼帘的是一位穿着雪白带毛小马甲、性感短牛仔裤、还戴着阳光镜,唯一的缺陷是左边的眼睛处打了个靶子,我看她的时候她也在望着我我心里一激动就跑了。后来我就经常去男单玩目的就是为了能再见到她可去了好几次也没见着,下了白班又一次去终于又见到了她刚刚好从楼梯口也准备上去和我同路,“你经常来男单玩么?”“不是啊。我是来看我弟弟的!”“哦。我说呢!怎么男单还经常有女孩子来光顾呢!”“呵呵!又没有谁规定不许女孩子来。”“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来男单就等于入了狼窝!”“哈哈你真搞笑。要都是你这样的狼那才好呢!”“。”什么意思???为什么她会这么说?由于有了第一次的接触以后再联系也就方便多了,后来我也搬到男单住为的就是她能经常来找我,这不。又来了!“在家么?”“在,门没锁进来吧”“干什么呢?大白天的还把门掩着。”“没干什么。我画画的时候不喜欢别人打扰!”“我会不会打扰到你”“不会不会”“你还会画画啊?给我看看画的什么?”“也不能说会不会,就是上学时的爱好而已,你自己打开看吧!”说着就把我的画板夹递了过去,“哇好漂亮!你只喜欢画虎么?”“不是啊!我主要是画虎,其他的山水人物也画!”“能不能送我一张?”“你喜欢的话就自己挑吧!”“那我要这个!”“喂。大姐!你还真会挑啊,就这一张最好的你看中了好多人要我都没给呢!”“那说明只有我才能真正的能欣赏到你的才能啊!”“那你拿去吧!我这人就是耳朵根子软,两句好话我就迷向了!”“呵呵。那谢谢你了!”“不用。自己人谈什么谢啊,以后要多来看我就够了!”“谁和你是自己人。别乱拉关系哦!”“怎么不是自己人啊?我们都是一个车间的除了班不同,要比起其他车间那我们不就是自己人了么?”“歪理。”“哦对了,找我有什么事么?”(我这是明知故问)“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么?晚上我们一起去江边沙滩上玩吧?”“你这是在想独自约会我么?”“你别臭美了。好多人呢!十几个。”“恩。人多也热闹!好晚上一起去”到了晚上好多人都在男单楼下集合,人都到齐了大军就开始向江边挺进。浩浩荡荡的好不威风。玩老鹰抓小鸡、三个字不许动、仍沙包等等,一直玩到夜里2点多才散伙,可是她回不去了因为女单12点半就关了大门(嘿嘿。大家别误会,我没和她去开房)“你到我那去吧?”“半夜3更的去你那别人看到了多不好啊。”“这怕什么有不是我一个人住那,不还有一个的嘛!”“那吵了他睡觉怎么办?”“没关系。你睡我的床,我和他一起挤挤。”“。”“走吧!别妞妞捏捏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去上班了她还没起来,我就盼着快点下班吧!下了班回到寝室她早就走了,不过我的衣服袜子什么的怎么都不见了?刚好我那室友回来了,“叶子。见我的衣服了没?”“哦你媳妇都帮你洗了”“谁媳妇?”“不是你媳妇怎么会帮你洗?不是你媳妇怎么会跑你床上去?你还说呢。也不早告诉我,早上我醒来看你还在睡就喊你起床去上班,谁知道一拍。露出了个女人的头,把我都搞蒙了,害的我尴尬了半天就赶紧跑出去吃早饭了!”“我靠。你拍到她哪了?”“我怎么知道拍哪了。难道我喊问问她,我拍到你哪了?”“我靠。滚你小子的!”“哎~~也不知道你小子走了什么运,我在这住一年了也没见有女的来找过我”“你急什么?这是要看机缘的!”“。少臭屁!”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媛媛,她还在老家等我呢。算了,那时候才十四五岁懂什么呀?被我抛到九霄云外。转眼间一年又过去了,和现在的女朋友感情也没出什么事,家里的那个也就不等我了另外找个人定了亲,我们也通过电话她没有抱怨我,找我要画的那个也就是我现在的女朋友,读者们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吧?叫覃嘉琳,我很相爱也有过磕磕碰碰,一天在我家里她正在为我妈妈用毛线钩拖鞋,妈妈把饭做好了我都喊她吃饭不知道有多少遍了她还是装做没听见,我就耐不住性子吼了一句“还钩什么钩。吃饭没听见啊?”我妈就骂我“你吼什么吼?说话不能小声点”我爸在旁边也数落我我就没再做声,当时我就后悔了不该凶她,看到她被我吼哭了我很心疼只吃了两口饭再也吃不下去了,外面下着大雨我拿起雨伞就走“你去哪?”“我去上个厕所”“吃饭怎么这么多事?”“。”我就来到了古白云桥上打着伞站在那里,心里在想“你凶什么凶?有什么资格凶?人家是在为你的妈妈钩鞋子,一个这么弱小的女孩在离家千里的地方举目无亲(她弟弟早不干回去了)你是她现在唯一可以依靠的人,你还这么对她,你算个什么东西?”我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心中满是懊悔、惭愧。我也不知道自己在雨中站了有多久,眼泪停了我也没有回去,因为我怕被他们看到我红红的眼睛,又过了一会儿感觉差不多了就回去了,一进门就听到了她的声音“怎么去这么久?我们都吃完了,你眼睛怎么红了?”“没事风大刮的”“那我帮你把饭热下你再吃吧?”“算了,我不饿我们先回去吧?”我们两个打着伞冒着大雨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告诉我你刚刚是不是出去哭了?”“我没哭。”“没哭?还骗我?你是什么脾气我还不知道么?”“真的没有,别瞎想。对不起刚刚不该凶你。”说着眼泪又不争气的出来了,“还说你刚刚没哭,好了好了没事了别哭了,一个大男人哭象什么样子!”“你不怪我么?”“不怪你,不管你做了什么我都不怪你”说着她也哭了,雨伞掉到了地上我们在风雨中相拥而泣,回到宿舍赶紧帮她把湿衣服换下又去打了瓶热水帮她烫脚怕她感冒了,后来她就在我的怀里甜蜜的睡着了。
  美好的爱情总是短暂的她要回家了我们都舍不得彼此,把她送到车站上了车,我站在车外的窗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还强忍这不让眼泪掉下来,她也一样。那一刻我们都默默无语。车打响了就要启动了,我还是只能张开嘴但说不出话来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掉了下来,那种难舍难分的感觉相信有过初恋的人都能体会。她走了,也许不会再回来,我望着她乘坐的那辆远走的车的背影,我哭着疯狂的追赶着。终于看不到了。我失了魂的在街上逛着,好象这个世界上就剩下我自己一样好寂寞好孤单。过了两天她打来了电话说到家了,又过了几天说来不了了,又过了几天说让我等她半年。后来再也没有了联系。分手一年后一次上网我们又遇到了“你现在还好么?”“我很好,你呢?”“我也很好,你结婚了么?”“恩。你呢?”“我还没有。”“。对不起”“没必要向我说对不起,你老公对你好么?”“他对我很好,不过我就是不开心。”“为什么?”“其实你是知道的,他比我大8岁我并不想嫁给他,只是父母之命难违。”“好了你不要再说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你要好好的生活,记得要开心点!”“我会的,我会一直喜欢听《大海》的只要是你喜欢的我都会一直的喜欢下去”“不勉强你,只要你过的比我好!好了,我要先下了拜拜!”“拜拜!”后来又遇到了一次,“你在啊?”“在。一直在,都上了15个小时了。”“怎么上这么久?不要告诉我你一直没吃东西?”“是的,我吃不下!”“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么?”“你的生日!”“你还记得啊,那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什么忙?帮我去吃一碗长寿面!”“我真的吃不下。”“就算是我最后一次求你行么?”“好吧。你等等我现在就去。”等我吃了面回来的时候她已经下线了只留下了一段留言“会,我知道现在说什么也晚了,你很恨我对不对?是我对不起你也请你不要怪我,很开心你还能记得我的生日,我最幸福的时候永远会是你帮我用热水烫脚,我爱你!好了不多说了你自己多多保重吧!遇到好的就找吧,希望你能幸福!再见!会!”
  分手的日子昏昏恶恶。曾经的幸福总是在脑海了留恋往返,太多的酸楚太多的无奈。兄弟们也开始了他们的恋爱征途而我却成了他们最大最明亮的电灯炮,在他们体验爱情滋味的同时总会激起我往日的回忆——心痛。我想离开这个城市想去外面散散心体验一下出门的感觉,我老乡在温州包了个防水的工程让我去给他帮忙于是呼兴高采烈的来到了美丽的商业大城——温州。靠。搞什么啊?来一个月了一天活也没干,怎么就叫工程不成功呢?浪费了一个月的时间明天回家。“会,北京有家酒店招工你去不去?”“北京什么地方?”“海淀区,是荆州的老板这回回来带人去。”“哦。工资一月多少?可靠么?”“都是熟人介绍的。没事”“那我去,什么时候走啊?”“明天!”“好准备一下吧!”。来到北京感觉比温州还要繁华,楼太高了、车太多了、桥太密了。坐车到莲花池车站后马上坐公交去了位于海淀中环的三正大酒店,妈的就是气派。真不愧是5星啊,我的工作是传菜生每天就站在出菜口等着菜递过来我再送到顾客的桌上,每天都只能站着、早上还要集合晚上也要集合,别人吃着我看着别人坐着我站着、身穿着服务生的马甲手里拖着拖盘在桌前桌后来回的穿梭。也是无聊。大堂经理是四川小伙脾气可火暴了,有一次我们在窗口等着菜,厨师把菜递过来说了句“鸡腿菇炒牛柳”由于这厨师是四川的所以也是用四川的口音报的菜名,和我一起传菜的那小子一听也学着用四川的口音很大声的报了句“鸡腿菇炒牛柳”谁知道刚刚报完就听到‘啪’大堂经理照他头上就是一下“说普通话”那小子郁闷。把菜送了出去,我们就站在那里笑个不停,“笑什么笑,这里是北京是5星酒店,都得说普通话”我们都无语。在酒店里只要跟服务员把关系拉好了高级香烟名贵好酒是少不了的,顾客有时候走了香烟忘带了、买的名贵酒里面附带有一小瓶顾客都不喝就都被服务员收刮了,所以平时也能时不时抽上一抽点不点的喝上那么一口(哈哈。不是哥们嘴馋,确实是名烟名酒名茶太难得了)在酒店也没做多长时间就不想做了,太乏味太无趣。想要回家。“你真的要回家啊?”“是啊!怎么了?”“能不回去么?我们一起来了这么多荆州的就你自己要回去。”“没办法,我真的不想做了没意思。”“我不想让你走。”“。”“真的。我喜欢你!”“不是吧?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我怎么好意思说?”“那你现在怎么说了?”“现在你不是就要走了嘛!再不说就没机会了。”“对不起。我还是要走,因为真的不想再酒店做了,我走之后衣架脸盆你拿去用吧!”“要走就走吧!留不住的,再说你也对我没心。”这丫头是门口的迎宾小姐,按理说各方面条件都不错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从来没想过要和她怎么怎么样。坐上汽车一路狂彪的回到家。
  “你怎么又回来了?”“不想在酒店做”“那在北京转了没有?”“没有”“都去了北京为什么不到处转转?”“我又不知道路怎么转?”“那你打算今后怎么办?”“还是先干防水吧!”一回到家就和爸爸象对台词一样喷喷不停。夏天啊,干活的时候烈日当头照着手里喷灯的火烤着那才叫个热啊。汗一直流个不停还要及时的补充身体一直流失的水分光水每天都要喝个五六斤还要穿上长袖子长裤子,身上的衣服就象刚洗了直接穿上的一样,蹲在那里干活每停到一个地方屁股下面的地面上都要湿一快,都是汗水从屁股尖子那滴下去的(好象尿急憋不住了撒了裤子)。平均温度都在55度左右,一捆材料七八十斤要一口气扛到七楼,一扛就是几十捆(还好老子长的够壮,不然不热死也要累死)肩膀上都磨了厚厚的一层老皮自己用手都捏不动,一天下来连动都不想动,吃饭拿筷子的力气都没有,那时我才18岁。在家大概又呆了大半年就又去了北京不过这回是顺义区,一家浙江老板开的小厂加上我也就10来个人吧!是做模具的、也有注塑机。(工资600包吃住)也是熟人介绍我去的,在厂子里因为我刚刚去就让我先干杂活后来就让我去学调注塑机,换模具也是我的,一个模具轻的有四五十斤重的有二三百斤,就我一个人上上下下的换来换去。那时候天气也冷了我就一床被子,睡觉是铺半边盖半边而且被子还短不是露肩膀就是露脚。白天晚上都只有我一个人看管4台机器,女工那些老大姐们就在外面打机器,机器一坏就来喊我我就穿好衣服去修有的时候坏的严重了要修上2-3个小时修好了再去睡觉,更可恨的是这边刚脱了衣服躺下那边又有机器坏了,基本上每天晚上都要来回折腾两三次的。白天上班也没了精神,到了该吃饭的时候老板都是让他们自己人先吃,等他们的人吃完了再让我去吃剩的(有时还连菜都没留),不过我也认了,总以为出门在外受点苦是应该的俗话说“不吃苦中苦难为人上人”我的信念就是不怕吃苦不怕劳累,就这样忍气吞声的做了几个月到快过年了我想回家,就去跟老板说我要回家把工资给我结了,老板还没发话厂子里所谓的主任(30来岁)就跟我说了,你把上次退回来的轴承用车床全部磨完了就把钱给你,(在厂子里我不光是调注塑机,线切割、脉冲、电火花、铣床、刨床我都要做,总之哪到工序人手不够我就是替补了)我一听他这话就来火了,一根磨起来最少也要半小时,一箱有500根。总共有36箱,草。老子24小时不吃不喝的磨,磨到过完年也做不完啊?我不干了。平常他们浙江人欺负我欺负惯了,这回还是老样子他上来就推了我一把,我的火气也不小,我上去照脸上就给他一下把他的眼镜打掉了,旁边那个家伙看我动手了也上来要踹我,我顺手就抄起一把榔头照他腿上也是一下当时他就坐到地上起不来了,其他几个人也都要上来,我就吼了起来“你们平常对老子呼来唤去象使唤下人一样,爷我吃饭都是吃你们剩下的,老子认了。平常对老子挥手划拳的老子也忍了,都欺负老子,别以为老子不说话不还手就以为老子怕了你们,别把老子逼急了,今天你们谁要敢再动一下,老子就让你们所有的人都跟老子陪葬,不信就上来一个试试。”没一个人敢再走一步,我眼睛红的象火、脖子那的青筋都能感觉到它在跳动,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豁出去了,后来老板听到吵闹声也来了,一看情况不对就敢紧叫司机把那个躺在地上的送医院去,“怎么回事?”“什么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你不知道么?你的人欺负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平常我不吭声也就算了,这么多轴承让我一个人做完,做不完不让回家?老子该你们的欠你们的?别欺人太甚,看我一个人在这里就好欺负是么?别的话不多说了,马上把我的工钱算下我今天就走。”老板没再说话走了出去,到下午有人把钱送来扣了医药费还剩200元,我拿着200元二话没说提着东西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当我走出厂门口的时候心情特别舒畅唱了起来“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盼了好久终于把梦实现。”虽然自己辛辛苦苦熬来的钱到现在只剩下200连坐车回家都不够,不过我还是感觉很自豪,没有给咱河南湖北人丢脸,在浙江大姥面前咱也拿的起放的下。
  手里只有200元,该怎么办?我不想找家里要,因为怕家人知道我在北京打架了。回不了家可手里只有200块钱,没办法就徒步去隔壁村里找了间人家堆放杂物的房子,50块钱一个月而且没有床墙上也有缝窗户也关不严实,我搬了些砖头找了两块扳子拼了个床,又出去买了个热水瓶和一个电热快,又买了两箱小袋的方便面和一个小碗。这就是我简单的家当,还有半个月才过年我现在能做什么呢???没事就出去走走吧!步行来到了飞机场。离跑道还很远而且都有护栏,只能远远的看飞机起起落落,那个是美国的、那个是俄罗斯的、那个是英国的、这个是土耳其的、这个是韩国的......哎~~~~什么时候我也能做上飞机回我的家啊!在心底又响起了对家人的思念之曲,回去吧不看了肚子饿了回家泡碗面吃去。我每天的伙食就是泡面,一天一小包有的时候两天一包半,我得算着吃要不然就绝对不够,最起码要保证自己不被饿死。好冷啊...北京的冬天还真冷......冻的老子晚上也睡不着。终于到了让别人喜庆的年三十,那个晚上对我的记忆产生了巨大的震撼......年三十了我也要改善下生活,去了小超市破费的买了根火腿肠和一瓶北京二锅头,五块钱一根...我还心疼了半天,拆了两包面放碗里又拿出了自己的刮胡刀片把火腿肠薄薄切了六七片到碗里,倒上开水盖好盖子,二锅头打开咕噜咕噜喝了几口,听到外面烟花爆竹的劈啪声我来到了门口抬起头仰望着五彩缤纷的烟花、感受着刺骨的寒风和鹅毛的大雪,再回想起往日在家一家人团聚的欢喜景象我忍不住的又一次的哭了...自己在北京孤身一人联想到家人这个时候正在一起吃着多么丰盛的晚餐喝着多么可口的酒饮...眼泪狂涌...自己受气受欺负能对谁说?自己孤独寂寞遭累受苦又能谁来体会?读者朋友们,你们帮忙想象以下18岁一个人孤独的在一个陌生而又举目无亲的城市过年又没有充足的财力是什么感觉???哭......是当时的我唯一能做的表情!!!
  好了好朋友们!此时回想起当年的遭遇心里也总有些不平,就先到这里吧!!!以后再慢慢写起来!!!见谅!
0
只有登录会员才可以进行评论! 登录 或者 免费注册